医生手术,必须经患者或其亲属签字同意!这部法律在保护谁?

发布时间:2020-07-06 15:58:00

?“医患纠纷”的话题已经司空见惯。近年来,医患双方及其家属之间的矛盾甚至愈演愈烈。民航总医院“孙文斌***案”、朝阳医院“崔振国伤人案”、鄂尔多斯市中心医院“王纪中伤人案”等案件,医生不经家属签字就手术或拒绝手术的情况也屡见不鲜。

“医患纠纷”的话题已经司空见惯。近年来,医患双方及其家属之间的矛盾甚至愈演愈烈。民航总医院“孙文斌***案”、朝阳医院“崔振国伤人案”、鄂尔多斯市中心医院“王纪中伤人案”等案件,医生不经家属签字就手术或拒绝手术的情况也屡见不鲜。

在病例1中,一名妇女难产并出血,她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为了保护母亲的生命安全,医生未经母亲及其家人同意,切除了子宫。产妇出院后,上了法庭,胜诉。

未经患者或其家属同意,要求医生进行手术,这似乎是合理合法的。

在病例2中,一位病人被诊断为急性会厌,并因喉咙不适而接受输液治疗。在治疗过程中,患者病情逐渐恶化,喉梗阻,呼吸困难严重,情况危急,但此时患者家属不在,患者本人无法签字。近一小时后,家属赶到医院签字,但患者呼吸心跳停止,脑细胞处于植物人状态。患者家属认为医院在诊疗过程中存在严重故障,延误了救治,导致严重后果。经医院会诊,医院垫付了所有医疗费用,让病人继续在医院治疗,但病人的病情没有好转。医院认为负担太重,治疗距离又远,于是与患者家属协商办理了法律手续。因此,患者家属向法院提起诉讼。经有名部门鉴定,医院认定患者经诊断治疗急性会厌后,如呼吸困难加重,不能仰卧时,不决定及时行气管切开术。在45分钟的时间内,医院选择了错误的方式排除了通气障碍,时机不对,明显耽误了疾病的治疗,导致被鉴定的人脑同时缺氧时间延长,它还指出,“过失和不当医疗行为与患者目前的不良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在法院的主持下,患者家属与医院达成和解,患者在10天内出院,医院赔偿患者各项费用150万元。

医生因等待家属签字而延误治疗时间,导致医院承担赔偿责任,似乎是合理的,甚至是令人欣慰的。

那么,在患者急需手术的情况下,患者本人或家属不签字同意,医院是否应该进行手术呢?

我们先来看看相关法律的具体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卫生保健和健康促进法》于2019年12月28日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将于2020年6月1日正式实施。《医疗卫生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公民应当享受医疗卫生服务,对疾病、诊疗方案、医疗风险、医疗费用等依法享有知情权和同意权。需要进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的,医疗卫生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并征得患者同意;不能或者不适合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近亲属说明并获得他们的同意。法律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在此之前:

1994年颁布实施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医疗机构进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并经家属或者有关人员同意和签字;不能取得病人意见的,必须征得家属或者有关人员的同意和签字;不能取得病人意见的,在科长在场或者其他特殊情况下,没有家属或者有关人员的,主管医师应当提出医疗方案,经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其授权的负责人批准后实施。

根据2010年7月实施的《侵权责任法》第55条,医务人员应当在诊疗活动中对患者的病情和医疗措施进行说明。需要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和替代医疗方案,并取得患者书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近亲属说明,并取得患者书面同意。医务人员不履行前款规定的义务,给病人造成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1994年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2010年的《侵权责任法》和2020年的《基本医疗卫生和健康促进法》都要求患者在进行手术、特殊检查和特殊治疗前必须征得患者或近亲属的同意。稍有不同的是,侵权责任法增加了“抢救垂危病人等紧急情况”,未经病人或亲属同意,经有关负责人批准,可以实施。但《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只规定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实施。

除了坚持“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要求患者或其家属发生同一事故外,《基本健康和健康促进法》还增加了“法律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其中自然包括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

因抢救危重病人等紧急情况,不能取得病人或者其近亲属意见的,经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其授权的负责人批准,可以立即实施相应的医疗措施。

因此,在病人生命垂危等紧急情况下,如不立即进行治疗,可能导致病人死亡或严重残疾的,经医院相关负责人批准后,可立即进行手术或治疗。即使紧急措施未能挽救病人生命,只要医院没有医疗过错,就不应为其采取的紧急措施承担赔偿责任。

然后问题来了:如果医院依法采取应急措施,没有取得好的效果,“急诊”的定义就会有争议。患者家属会认为医院未经患者或其家属同意而采取的应急措施不当,终导致不良后果。即使医院认为这是一个好的治疗结果,也可能得不到患者或其家属的理解。

因此,在现实生活中,在“大手术”或“特殊治疗”之前,医生会要求患者或家属同意,并书面同意。换言之,它需要签署我们通常称之为“手术同意书”的文件。

从我们前两个案例来看,作为一个病人,病人有权知道自己的健康和安全,有权选择治疗,特别是在切除病人重要器官的时候,当然需要病人的同意。

一些开放的治疗方案可能给患者带来生命危险,患者可以选择保守治疗,即使保守治疗的结果是留下终身残疾。

这是病人的知情权,也是选择权。因此,《基本医疗保健和健康促进法》坚持了医院的法定义务,即告知并征得患者或家属的同意。

但《基本医疗卫生促进法》保留了侵权责任法规定的“紧急”治疗方案,也赋予了医生在危急情况下以特殊手段挽救生命的权利,也给了患者特殊的获救机会。但是,如果患者或家属能够表达自己的意愿,对医院认为的“紧急情况”采取明确的态度,医院***不会按照相关负责人的批准进行紧急救援,只能找麻烦,不遗余力地取悦。

因此,从立法初衷看,《基本医疗卫生和健康促进法》仍然平衡了医患双方的权利和义务:它不仅保障了患者的知情权和自主选择权,但也保证了医院在非紧急情况下,未经患者或其家属同意,有权拒绝手术。同时,也赋予医院救死扶伤的神圣使命!

因此,在当前医患关系紧张的情况下,患者及其家属应充分了解法律规定,充分了解医院在开展医疗活动过程中的相关医疗规则,相信“医者之仁”,并积极配合医院采取适当有效的治疗措施。如果因患者或家属自身原因延误治疗,造成严重后果,实在不值得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