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法律之剑规范科技应用

发布时间:2020-07-05 14:19:00

《民法典》被称为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编纂中国民法典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几代法学家的梦想。5月22日,由民法典草案和民法通则相结合的完整的民法典草案提交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审议,这一梦想的实现进入了***后阶段。

《民法典》被称为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编纂中国民法典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几代法学家的梦想。5月22日,由民法典草案和民法通则相结合的完整的民法典草案提交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审议,这一梦想的实现进入了***后阶段。

民法典草案7条附则、84章、1260条,在新中国立法史上创造了新的纪录。人民权利的法律宝藏,每个人的生活和工作,企业的建立和经营都离不开它。

互联网蓬勃发展的时候,民法典有着鲜明的“互联网+”时代。依法规范科学技术应用,确保科学技术惠及人类,已成为一项重要的立法理念。

建国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直致力于民法典的制定,但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取得实际效果,所以采取了先单独制定民法的办法。

民法典的编纂和颁布是科学民主立法的里程碑,也是实现**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举措。

目前,胚胎干细胞的基因编辑尤其受到关注。技术本身还不完全成熟,存在安全隐患。编辑哪些疾病的基因也很重要。

2019年4月,《公民人格权法》草案二稿初次规定了与人类基因和人类胚胎有关的医学和科学研究活动: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有关规定,不危害人类健康和伦理道德。

但在草案审议过程中,一些常委和地方政府提出,此类活动不应损害公共利益。

2019年8月,第三稿提交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审议。在二稿的基础上,增加规定,明确从事与人类基因和人类胚胎有关的医学和科学研究活动,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有关规定,不得危害人体健康,不得违反道德,不得损害公共利益,积极回应学术界和公众的普遍关注。

在民法典的编纂中,“平等”和“保护”始终是立法精神。

在胎儿出生之前,父亲就死了。胎儿有权继承父亲的财产吗?在日常生活中,涉及胎儿利益保护的案件越来越多。

在总则草案中,增加了对胎儿利益的保护,胎儿也可以继承遗产或者接受礼物。

你能用几十美元买到星星的飞行信息吗?与姓名、身份证号码等信息相比,泄露的个人行踪也令人寒心。

在审议过程中,草案将根据自然人的姓名、出生日期和身份证号码,保护以电子方式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结合其他方式识别特定自然人的各种信息,如将“行踪信息”和“电子邮件”纳入个人信息范围,从而遏制问题的蔓延。

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普通人的个人信息被随意侵犯、收集和交易的情况日益突出。

针对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发展带来的侵犯个人信息的现象,民法草案规定了个人信息的保护规则: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需要获取他人个人信息的,应当依法获取和保障信息安全,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处理、传递他人个人信息,不得非法买卖、提供、泄露他人个人信息。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院长王毅解释说,有时个人信息披露达不到用刑法追究刑事责任的水平,而利用民法寻求救济,就相当于形成了一个立体、全面的个人信息保护法律网络。

隐私权是一项重要的人格权,但近年来,酒店客房安装摄像头、“人肉搜索”等事件频发,以及电信诈骗、骚扰电话等事件,给隐私权的保护带来了新的问题。

在人格权的编纂中,《隐私权与个人信息保护》一章对上述新问题作出了回应。从一审到四审,“隐私权”的定义不断完善,“生命安宁权”被纳入隐私权。明确提出隐私是自然人私生活的安宁,是他人不知道的私人空间、私人活动和私人信息。

2019年3月,黄先生在南京的遭遇引起关注。

黄先生的父母早逝,依靠他的哥哥不幸在年初去世。由于家里的大事小事,包括自己的低保金和弟弟的手机号码,黄先生到***开具了死亡证明、火化证明等材料,并带着所有手续到手机营业厅办理了号码转移手续,但他多次被对方拒绝,理由是“双方都需要在场”。

在互联网和大数据时代,新的法律问题层出不穷,其中之一就是虚拟财产纠纷。

民法典草案顺应了时代发展的需要,顺应了当今社会的实际需要。

肖像权作为人格权的一部分,受到了法律的严格保护。然而,去年有人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将朱茵的脸改成杨咪的,“人工智能变脸”对肖像权保护提出了新的挑战。

两个月后,人格权草案二审稿提交审议时,对“艾脸变”中的肖像权保障问题作出回应,增加了新的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的方式侵犯他人肖像权,或者利用信息技术伪造。未经肖像权人同意,不得制作、使用或者公开肖像权人的肖像,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同时,二审草案还将“发言权”纳入人格权保护范围。也就是说,利用信息技术手段“哄骗变脸”;伪造他人的声音、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拼接合成虚假内容,都属于侵犯肖像权和声音权。草案明确表达了公民基本法保护公民权益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