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惩罚”触及法律底线

发布时间:2020-07-05 14:10:00

近日,新京报等媒体报道,化名苏星的女孩被迫参加“大爱无边”夏令营,并受到“惩罚”。苏星是一位在父母压力下参加特殊训练营的躁郁症患者。但是,特训营的处罚被认为是一种家风和纪律,处罚手段极其严厉和残忍。这导致他与家人的关系更加僵化。这类事件在报纸上屡见不鲜,2015年媒体报道的“重庆15岁青年惨死特训营”等,无论问题能否完全靠暴力解决,只有从法律层面上看,其行为也触动了法律的底线损害青少年的合法权益。

近日,新京报等媒体报道,化名苏星的女孩被迫参加“大爱无边”夏令营,并受到“惩罚”。苏星是一位在父母压力下参加特殊训练营的躁郁症患者。但是,特训营的处罚被认为是一种家风和纪律,处罚手段极其严厉和残忍。这导致他与家人的关系更加僵化。这类事件在报纸上屡见不鲜,2015年媒体报道的“重庆15岁青年惨死特训营”等,无论问题能否完全靠暴力解决,只有从法律层面上看,其行为也触动了法律的底线损害青少年的合法权益。

从合法性角度看,特训营涉及诸多法律监督问题。一是明确特殊训练营等教育机构的审批和监督权限。据媒体报道,举办特训营收费高,但面对众多教育机构及其举办的特训营活动,教育行政部门和市场监管部门仍缺乏明确的管理权限。虽然教育机构的设立要经过教育行政部门和市场监管部门的审批,但对专项培训等教育内容没有相应的考试要求,而审批标准过于宽泛,无法对特训营形成良好的事前监督,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特训营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随意操作。二是明确特殊训练营等教育机构的执法监督权限。与审批权相比,执法监督权强调对特殊训练营等教育机构的监督。教育行政部门和市场监管部门执法的主要权限在于办学内容和主要形式是否与注册审批内容相一致。对具体的教育手段和发展的时间、地点没有明确的限制。这给执法和监督带来了困难。特殊训练营等教育机构通常以异地封闭教育的形式逃避监管,但教学形式不在现行注册法规的范围内。因此,要从执法监督的有名性入手,进一步规范训练营等教育机构对训练场所和训练形式的要求,确保活动期间和活动结束后的有效监督。三是各行政部门要在各自的监管权限内全面履行职责。由于开办特训营的教育机构具有教育和经商的双重属性,不仅要接受教育行政部门的监管,还要接受市场监管部门、民政部门和社会保障部门的监管。在多重监管的情况下,应明确不同监管部门的具体监管权限。这样既避免了多重监管的局面,又避免了监管真空。

从保护青少年合法权益的角度看,此类专项训练营反映出的问题表现在:一是完善现有的保护青少年合法权益的立法体系。从现有立法来看,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民法通则、未成年人保护法都明确了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保护机制,以及大多数侵权人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但是,一些针对未成年人的法律权益保护机制比较笼统。例如,对于虐待未成年人的相关行为,刑法中的虐待罪仅将犯罪主体界定为家庭成员共同生活,对采取暴力的教育机构没有明确规定,教育法对特殊训练营和其他教育机构没有明确的限制。二是加强青少年保护的执法力度和频度。为有效制约和控制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频率,应适当调整相关法律法规的处罚范围,确保刑罚相对严厉的高压态势。在执法过程中,有关执法机关还应根据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具体情况和背景,相对严格地行使自由裁量权,确保对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行为从重处罚。第三,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需要全社会的合作。未成年人的法律保护不仅是立法机关和执法机关的责任,也是全社会的责任。就上述专项训练营活动而言,应责怪相应未成年人的家长。据媒体报道,未成年人参加这一特殊训练营的原因大多是在父母的胁迫和诱导下。因此,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家长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同时,许多家庭愿意付出高昂代价参加暴力专项训练营,也与社会组织和民政部门参与不足有关。因此,解决暴力专项训练营问题需要全社会的帮助。